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章 > 记录 > 热门标签:
拿下钻石单身王
摘要:
田朴珺一直很神秘,可走近她,才会发现,能拿下王石,田朴珺靠的绝不仅仅是脸。

  3年前,与万科集团董事长王石恋情的公开,为田朴珺带来的不只是曝光度,还有随之而来的各种流言蜚语。几乎每个看客都在问:田朴珺是谁?为什么是她?

  那时,她是默默无闻的小演员,“王的女人”的头衔是她最大的光环。

  如今,她华丽转身,是演员,是制片人,是颇受欢迎的专栏作者,是文艺女青年,首部个人随笔集《习惯就好》正式出版。她霸气地说,与其说我是“王的女人”,不如王说是“田的女人”。

  从“中戏被劝退”到进入“曼哈顿”,田朴珺一直很神秘,可走近她,才会发现,能拿下王石,田朴珺靠的绝不仅仅是脸。

  

  “退学成了我20岁 人生中最惨痛的经历, 也是我一生受之不尽的宝贵财富。 ”

  1981年2月23日, 田朴珺出生在上海。 父母给了她衣食无忧的生活, 也给了她最传统的教育。

  从小喜欢用文字表达自己的她, 第一理想是做一名记者, 但数学实在太差, 她辗转到了中戏。 保守的父亲却坚决反对女儿的选择: “在旧社会, 你若从事这种职业, 和我吃饭都是要坐桌角的。 ”

  但一定要到北京上大学、 过更独立、 自由的生活念头在17岁的田朴珺心里扎了根。 家人最终拿她没辙, 给了她第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——共四万元, 撑过一年绰绰有余。 可生性豪爽大方的她在一个半月里就几乎花光了生活费: 只要和同学出去玩, 埋单的人一定是她。

  她不好意思再向家里要钱, 开学没多久就靠吃馒头和豆腐乳度日。 为了筹措之后的生活费, 田朴珺四处寻求拍广告挣钱的机会。 1米72的高挑身材加标准女演员的容貌, 试镜几次后她得到了第一支广告拍摄工作, 没想工作完毕, 拍摄方却将报酬一拖再拖。 吃一堑长一智, 以后再接case时她多了个心眼: 尽量接大品牌的广告, 例如中国电信、 西门子电话等, 资金有保障。

  

  几支广告下来, 她的生计终于有了缓和, 同学间却传出她傍大款的谣言。 田朴珺不以为然, 谣言证明了自己的能力: “我爹的钱我都不花, 怎么会花别的男人的钱! ”拍广告让她不用再担忧之后的学费、 生活费, 却让她因耽误太多学业踩到学校的底线。 20岁那年, 她接了一个在三亚拍摄的广告, 需要离校10天。 工作完成后, 她接到班主任的通知: “你缺课十天, 按规定必须退学。 ”只是口头通知, 学校还没有最后公布, 她怀着侥幸的心理走进期末考场, 希望能以优异的成绩为自己挽回局面。 当试卷传到她手上时, 监考老师叫停了 : “田朴珺, 你被劝退了 , 出去! ”

  那是田朴珺毕生都不会忘记的一幕, “大阶梯教室两三百人, 齐刷刷地转头看着我。 ”她听见内心世界簌簌崩塌的声音, 却只能伪装平静走出教室。 那一天的明媚阳光在她眼里白得瘆人。

  “中戏拍广告缺课的人, 不止我一个; 但被劝退的,只有我一人。 为什么没有一个老师一个同学为我说情? ”一向擅长与人打交道的她开始反思。 她归咎于自己情商太低, 开始细细研读 《卡耐基人际关系学》 。

  

  “磨了几年, 终于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理性的人。 ”

  失去了学生身份, 田朴珺却歪打正着正式成为演员。

  2003年, 导演王晶为新戏《神勇铁金刚》中的一个女特工角色寻找女演员, 与梁家辉、 陈小春等搭戏。 田朴珺过去几年拍广告积攒的人气, 此时发挥了巨大作用。 王晶辗转得到田朴珺的电话, 邀她去香港试镜, “不一定用你, 但你先来试试。 ”

  最终她得到了这个角色, 之后她干脆留在香港发展, 先后在 《韩城攻略》 、 《海滩》 、 《相思树》 、 《三更》等影片中担任角色。 片约不断, 事业却不温不火。 这一行竞争激烈, 每年有那么多新面孔出现, 能被人记住的却寥寥无几。 她想到多年前父亲的坚决反对——为了表达对女儿当 “戏子” 的不满, 他连出差去北京时, 都不会跟她联系。 这是一个吃青春饭的职业, 而青春,稍纵即逝。

  拍片之余, 23岁的田朴珺把目光瞄向地产业, “多吃苦,去学一个基本的谋生本领。 ” 正好香港一房地产公司因投资大陆, 想招一位懂国语、 粤语并了解两地文化的人。 田朴珺的简历一眼被相中。 可朝九晚六的上班时间, 对于习惯晚睡晚起、 不时还要奔赴片场的田朴珺来讲, 特别不适应。 不甘心放弃这个机会, 她干脆与老板商量: “我不要薪水, 你把烂尾楼收购项目交给我, 做成了我提成就是。 ”

  如果做不成项目, 她将倒贴所有开销费用。 没有退路, 只能拼命透支精力拿下项目。 竞标之前, 她打电话给家里的叔叔:“如果项目能夺标, 我就可能有第一桶金了 。 ” 她也想过万一失败的结局, 豁达地安慰自己: “这两年学到的东西足够丰富, 不在乎明天拍卖是否能挣钱。 ”第一个项目, 她顺利拿下。 之后越做越顺, 一干就是六年。她的心态预示了将来的成功: 我不是给老板打工, 我是为自己工作。

  业内人士开始熟悉这个做事利索的姑娘。 她开场就会说: “你不要猜测我想什么, 我也不想猜你想什么。 这是我的一 二三四五的想法, 你把你一 二三四五的想法告诉我, 看能不能找到共同点。 这样剩下的时间你可以回去陪家人, 我也可以回去陪家人。 ”

  这是田朴珺生活最紧张也最充实的阶段。 并未完全放弃演戏的她, 曾一度成为 “空中飞人” , 上午坐飞机去香港谈房地产规划, 下午就要赶回青岛去剧组拍戏, 第二天再重复这样的安排。

  “我很怀念那时, 虽然辛苦, 却脚踏实地地活着。 ”

  

  “因为你, 我更爱自己。 ”

  激烈的生意场使田朴珺磨练出一股不服输的劲儿, 靠着这股子劲儿, 她打开了自己的圈子, 也吸引了王石。

  在长江商学院时, 田朴珺是 “不被人带着玩的小辈” , 和王石几乎没有交集。 直到去纽约读书, 她才真正认识了王石。 同是地产圈内的人, 王石渐渐对社交能力超强的田朴珺产生好奇, 并有了好感。 “你的社交能力让我叹为观止, 跟你打过一次交道的人, 就想跟你做朋友。 ”

  她说, 要做朋友, 先吃饭。 王石连续五天请田朴珺吃饭, 三顿都没带钱, 埋单的变成客人。 第三顿时, 田朴珺火了 : “你太没诚意。 ”

  于是王石诚意十足地再请第四顿, 不记仇的田朴珺欣然前往, 打着 “一定要把请他的吃回来” 的主意; 而第五顿, 他假装不经意地询问: “做我女朋友吧? ”

  这次轮到她诧异: “你也喜欢女人? ! ”

  没有爱情来临时冲昏头脑的盲目, 这一次, 田朴珺更加清醒。二十岁出头时, 她哭着要为当时的男友学做饭, 想像妈妈一样做普通的女人, 在最美的年纪结婚、 生子。 但那段自己付出良多的感情终究是痴心错付。

  她对爱情的理解从此便不一样: 不要为了爱谁而强求自己去改变。 有内涵, 读书多, 能给她更多的经历和阅历, 能教她新的知识, 能开阔她的视野的成熟男人, 更能打动她的芳心。 而王石恰好就是这样一个男人。

  

  “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王老师的价值观, 学会了对物质放下。 ”

  2012年10月, 田朴珺与王石同坐飞机商务舱的偷拍照上了头条, 看客们轻蔑地把他们的关系总结成一个 “傍” 字: “菟丝子一样的女人, 想要缠住王石这棵大树” 。 田朴珺对负面评价一笑置之: “如果我是这样一个女人, 怎么会和王石有今天? ”

  虽然年龄相差近三十岁, 两人间的相处更像一对生于同一时代的老夫老妻。 他们有共同的话题和兴趣爱好, 会一起在哈佛看裸奔, 一起参加同志大游行, 一起看电影和各类演出。

  老夫老妻, 也不需要刻意制造惊喜浪漫。相处的前三年, 王石什么也没送过她。

  “哪怕我们一起逛街, 我去买东西, 他拿个相机就到别处拍照去了 , 完全没有给我埋单的意思, 我也觉得没必要。 ” 田朴珺说, “后来相处久了 , 我了解他的尺码, 购物的时候常会给他买衣服。 次数多了 , 他可能觉得有点亏欠, 再一起逛街时, 也会时不时给我埋个单。 ”

  出人意料的是, 不缺钱的两人在购物上惊人地 “抠门” 。 光顾打折商品区是常事, 有次田朴珺看上了一件新款衣服, 标价八千美金。 试穿后, 王石评价: “其实一般啦。 ” 田朴珺也就作罢。 等走远了 , 王石才带着坏笑说:“其实真挺好看的。 ”

  穿的舍不得, 吃的也有抠门诀窍。 在纽约读书时, 每当不知道晚饭吃什么, 田朴珺就去超市把所有试吃的吃一遍。 有一次, 如果不是 “王老师” 把她拽走, 她能在新鲜草莓试吃点吃上个小半斤。

  但 “抠” 也能制造出浪漫。在纽约生活时, 两人出行基本就是地铁加公交, 要不就走路。 他们格外享受公交车上慢慢悠悠的时光,而漫天飞雪中拉着一木板车二手书回家的场景, 被永远定格在她的记忆中。

  难怪 “王老师” 会时常感叹: “咱俩真是抠门抠到一起了 。 ”

  

  “在复杂的情感世界里, 我没有万能钥匙。但是, 我知道, 与其抓住对方不如抓住自己。 ”在外界看来, 田朴珺是最不需要工作的, 可她偏偏视工作为第一。 “世界上最不会辜负你的就是工作, 我深有体会。 ” 当有人打趣田朴珺是 “王的女人 ” 时, 田朴珺总会霸气外露地表示: “不如说王是 ‘田的男人 ’ 。 ”

  一次她正开会, 王石打电话过来: 我饿了 , 没有饭吃。 她回复指示: 发你一个电话号码, 可以解决问题。 随即把附近餐厅的订餐电话给他。 一会儿他又打电话过来: 人家今天不送外卖, 怎么办?她只好压低嗓门: “冰箱有面包, 自己吃。 我在开会, 不要再打电话了!” 只要没饿晕就不算大事, 工作先!

  这是田朴珺理想的爱情相处模式: 你情我愿, 两不亏欠, 经济独立, 财务自由。 她享受工作, 三周里来回飞了七次伦敦、米兰, 饿了就是饼干、 巧克力, 没正经吃过几顿饭, “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。 ”

  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会忽略对方。 一段感情要长期维系, 必须走进对方的世界, 懂得彼此。 今年4月, 她陪同王石参加剑桥大学的院士受勋仪式, 被记者捕捉到的神情, 满是骄傲。 “别人看到的是羡慕, 我看到的是他每天5点钟起床学习, 睡觉还带着耳机听英文……” 她打趣道, “这要是我儿子多好啊! ”她替他自豪, 就像妈妈看待孩子的骄傲, 而不是小女生对男友的崇敬。

  她甚至还拒绝了 “著名男友” 的求婚。 2月出国度假时, 面对王石张开双臂单膝下跪对她说出那句 “Will you marry me? ” 时, 一时不知如何应对的田朴珺鬼使神差地拿出手机, “别动! 让我拍张照……”

  什么时候才能走进婚姻? 她说, 要等自己可以独立成 “一棵树” 的时候。 “我的工作才刚刚起步, 还想更独立自由些, 工作安排这么满, 事情一件连一件, 哪有时间结婚, 再等等, 不急不急。 ”

推荐文章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推荐信息